• 客户端
    #

    iOS / Android 扫码直接下载

  • 金斯瑞高管增持“救火”,投行却在“看空”股价!

    时间:2020年09月29日 07:50:00 浏览:

    [摘要] 金斯瑞生物科技因处于“基因研究”的热门赛道,在2017-2018年曾受市场热捧,不过在热捧的同时也饱受质疑。此前曾临床数据被质疑遭做空,如今又因涉嫌违规被海关检查,董事长被监视居住。此时,董事们集体增持力挺股价,然而市场却仍不买账,甚至有投行因此将其评级下调至“持有”。

    正文

    2020年09月29日 07:50:00

    9月25日,金斯瑞生物科技公告称3位董事兼控股股东连续3天增持约139.6万股,均价不超过12元,共1658万元。

    在高管增持的4天前,公司公告称,因涉嫌违反进出口规定,正接受中国海关缉私部门检查,董事长兼控股股东章方良处于监视居住状态,公司股价次日一度闪崩超22%,市值一夜蒸发近60亿港元。

    此时高管集体“微量”增持,显然是为了增强投资者信心。不过与高管真金白银看好公司不同的是,有投行已经下调了公司的评级。

    公司涉嫌违规,董事长被监视居住

    9月21日,金斯瑞生物科技公告称,公司在南京和镇江的办公地点被中国海关缉私部门检查,该检查是关于涉嫌违反中国法律中关于进出口的规定。在调查中,董事长、非执行董事兼控股股东之一的章方良目前正处于监视居住状态,其他4名员工被拘留讯问。

    就此事件,公司回应称,事件尚在调查当中,公司并未被告知具体的调查内容与细节。目前任何实体或个人概无被提出检控。章方良也仍可以通过适当的方式继续参与公司重大事务的决策,且他作为公司的非执行董事,原本也不参与公司的日常运作。

    据悉,金斯瑞生物科技成立于2002年,2015年在港上市。公司业务范围涵盖生命科学服务及产品、生物酶及合成生物学产品、生物药开发与生产服务、细胞治疗四大领域,旗下有三家控股公司,分别是基因公司GenScript,传奇公司Legend,百斯杰Bestzyme。

    截止目前,金斯瑞并未透露接受调查的具体原因。但结合公司业务内容与海外服务覆盖面之广,外界猜测,公司此次接受调查或涉及违规将人类遗传资源(即人类基因)携带出境。

    有业内人士表示,近年来国家对“基因编辑”等涉及人类遗传资源的研究与出口审批明显趋严。2018年,科技部官网曾发布6条相关处罚信息,涉及华大基因、药明康德、阿斯利康、复旦大学附属医院、昆皓芮城、厦门艾德生物等6家公司。

    若海关部门和科学技术行政部门最终认定金斯瑞存在相关违规行为,公司将面临极为严厉的惩罚。根据去年7月1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条例》,若有组织和个人违法进行人类遗传资源买卖,将处以最高1000万元的罚款,更重要的是,还存在被勒令停止相关研究与商业业务并销毁所有资源与数据的可能性。

    高管增持,投行“唱空”

    在董事长被“监视居住”的第二天,董事兼股东们便3天内连续增持,这也是公司头一次发生董事集体增持。

    9月24日,金斯瑞生物科技发布公告称,3名董事3天内通过市场收购方式增持约139.6万股,共涉及约1658万元。

    具体来看,执行董事兼控股股东王烨于22日至24日从市场收购63.8万股,每股均价约11.839元,共斥约755.36万元;非执行董事兼控股股东王鲁泉于22日从市场收购63.8万股,每股均价约11.935元,共斥约761.47万元;执行董事孟建革于22日至24日从市场收购12万股,每股均价约11.802元,共斥约141.62万元。

    由于王烨及王鲁泉与非执行董事及主席章方良为一致行动人,故增持后王燁及王鲁泉各自被视为拥有9.45亿股,占公司目前已发行股本约49.15%。而另一位执行董事孟建革拥有282.50万股,占该公司目前已发行股本约0.15%。

    由于金额并不大,董事们可能更多是想表明对公司经营的信心,力挺股价。不过现实并不如人意,在增持公告后,金斯瑞股价仍跌近5%。

    另一方面,公司也在努力向外界传达“业务一切正常”的信号。

    事情一出,公司立即公告称,目前仍在正常运营,包括接受订单,生产,国内外发货等公司业务都在正常运行,完全可以保证客户需求的按时交付。

    不过有意思的是,高管在增持表信心,投行却在“捣乱”。美国知名投行富瑞将公司评级由“买入”下调至“持有”,目标价从20元下调至16元,主要原因是投资者忧虑金斯瑞短期出口销售表现。

    传奇生物“押注”细胞疗法

    这次金斯瑞董事长“被限”,对子公司传奇生物或许影响更大。

    传奇生物作为金斯瑞的“嫡子”,由创始人章方良亲自掌舵担任CEO。不过鉴于目前对章方良的限制,传奇生物的董事会已委任现任CFO黄颖担任临时CEO。

    2018年,金斯瑞营收仅为15.86亿元,而市值则一举冲上640亿港元,市盈率高达384倍。公司能达到如此“市梦率”,多亏传奇生物的细胞治疗业务为市场提供了丰富的想象力。

    值得注意的是,金斯瑞已不是第一次遭遇“黑天鹅”,2018年公司曾遭做空,股价盘中暴跌超40%。

    2018年9月,阎火研究发布做空报告,直指金斯瑞子公司传奇生物或涉嫌医疗数据造假。报告中称,传奇生物的主要业务CAR-T技术存在重大水分,质疑其实际研发人员缺乏,研发投入金额仅同业的1/7左右,难以做出有效产品。传奇生物9个全球专利申请中,7个有关CAR-T技术的专利在原创性上受到严重挑战。

    事后,金斯瑞逐一就做空报告进行澄清,此后公司便陷入了“研发狂”的状态,研发占营收比拉到近7成,而同行的研发投入占比大多不超过30%。不过,公司财务状况也明显因此受到了影响。

    今年上半年,金斯瑞股东亏损1.13亿美元,同比增加0.86亿美元,主要是由于研发费用大幅增加83.9%至1.16 亿美元。具体来看,研发费用中1.02亿美元均用于细胞疗法,也就是说,在此前曾受质疑的传奇生物身上,公司加足了马力“自证清白”。

    在金斯瑞去年的股东年会上,有投资人提出,希望传奇生物不要急于上市,在商业化前景清晰,有个高估值高价格后再上市,在多融资的同时对老股东权益少一些摊薄。而董事长章方良则硬气地表示,公司需要考虑如何较快推进产品商业化,传奇需要资金时就得IPO融资,不能为了老股东利益耽误公司大局。

    今年6月,传奇生物迅速完成赴美上市,首日股价大涨60.87%,市值超40亿美元。不仅成为纳斯达克今年以来规模最大的一起生物医药股IPO,也是今年以来中国规模最大的一起赴美IPO。

    文丨环球老虎财经

    作者不愿公开自己是否持有文中所涉及的股票或其他投资组合。

    本文仅代表撰稿人个人观点,不代表摩尔金融平台。

    打赏

    发表评论